无障碍

王彦辉:没有故事 也成传奇

日期:2015-05-25

在一般人看来,森林代表绿色,承载着人类对环境保护、生态文明、和谐发展的期望,当然是越多越好。但是,王彦辉对此却有着更多维度的思考。

王彦辉,中国林业科学研究院森林水文与水土资源管理首席专家,研究员。九三学社海淀区委副主委。他面容清癯,那张刻有水波纹的脸上时常带着一丝倦意。他为人低调,不善言辞,就是在接受采访时话也不多,还时常把开放式提问作封闭式回答,似乎讲不出让人怦然心动的故事。而当我们细细品味他的工作和取得的累累硕果后,却对他产生了由衷的敬意和钦佩。

走上林水研究之路

王彦辉1957年出生于河北农村,父母都是农民,而他却是块读书的料,儿童时就爱写写算算,在家乡读完了小学、中学,学习成绩一直优秀,在班里总是名列前茅。王彦辉从小有个爱好就是做木工,在学生时代就能做得一手很像样的木工活。正是由于这个爱好,使得他日后走上了林业科学研究之路。

1977年,我国恢复了中断十年的高考制度,重新迎来了尊重知识、尊重人才的春天。就在这一年,20岁的王彦辉抱着读书改变命运和为国家做贡献的初衷与全国无数莘莘学子一道参加了高考。在填报志愿的时候,他那略带幼稚的思维里以为木工与林业肯定有关,于是就报考了林业专业,最终被北京林业大学水土保持系录取,由此开启了他林业科学研究的人生,而且一干就是几十年。

1985年,王彦辉硕士毕业后到中国林科院工作。1991年国家公派他到德国哥廷根大学林学院的土壤和森林营养研究所攻读博士学位,四年后他以优异的成绩获得林学博士。1996年底,学成归国的王彦辉回到了林科院,继续从事森林水文的研究工作,并成为森林水文学科的科研带头人。

多年来,他带领科研团队长期深入环境恶劣的我国北方干旱半干旱地区,进行森林水文、水土保持、林业生态工程建设及效益评价、酸沉降对森林生态系统的影响与监测等与林业生态环境建设方面的研究。他敢于探索、勇于创新,致力于突破干旱地区的林水矛盾的瓶颈,促进了我国森林植被建设与水资源的协调管理。

森林不是越多越好

在常人眼里,森林是人类的财富,是大自然赐予我们的珍贵资源,应该越多越好。打开国家林业局的网站,所有的政策措施都是围绕造林护林展开的。据官方资料显示,我国仍然是一个缺林少绿、生态脆弱的国家,森林覆盖率远低于全球31%的平均水平,人均森林面积仅为世界人均水平的四分之一。近几十年来,我国也一直致力于植树造林、退耕还林的工作。然而,王彦辉却认为,从人类生存和自然生态的需求来讲,并不是说在任何地区和任何时候都是森林越多越好。他说,我本人是搞林、木、水、土之间关系研究的,在科研的道路上,我对林业发展与森林管理的认识也在不断发展和变化。植树造林固然是很重要也很必要,但林木成活需要大量的水源保障,若在环境恶劣的北方干旱地区过量、反复造林,不仅林木成活率低、生长差,浪费国家林业建设投入,而且还会因森林耗水过多导致流域产流减少,造成下游区域包括农业灌溉在内的各行各业甚至生活用水困境。而在我国黄土高原等土壤侵蚀和荒漠化严重的广大北方干旱缺水地区,又需要尽快恢复和增加森林的覆盖率,显然,这是一对难以回避的矛盾。我们的研究就是要在维持甚至提高森林植被生态服务功能的前提下降低林业生态用水和维持区域供水安全。这是个非常艰巨的系统工程。

探索林水协调之道

我国地域辽阔,各地的气候、水土、植被的差异很大。面对我国广大的干旱半干旱地区林水关系与协调管理的难题,作为森林水文与水土资源管理的专家,王彦辉以攻克科技难关和服务国家建设为己任,带领研究团队克服种种困难险阻,多年坚守在苦甲天下的宁夏固原和甘肃等干旱半干旱地区,进行水分和温度等环境驱动下的森林植被结构动态、森林植被结构的水文作用、森林的径流影响、森林的服务功能与管理等方面的多过程、跨尺度的综合研究。

在宁夏六盘山地区,他带领其研究团队建立了国家林业局六盘山森林生态定位站,在半湿润的香水河小流域和半干旱的叠叠沟小流域以及源于六盘山的径河流域等地区分别进行科学检测,发现草地转为森林后会不同程度地减少年径流。

在黄土高原地区,他们建立了流域森林覆盖率与年蒸散和年产流量的统计关系,通过实地观测、统计分析、模型模拟的多尺度综合研究。为此,他们提出干旱缺水地区的林业发展必须考虑水资源限制,须将水资源影响作为林业发展和森林管理的首要考量指标,这是林业发展思路的一个很大转变。

在融合了近自然林业技术的基础上,王彦辉提出多功能水源林构建与经营的具体技术,包括不同森林发育阶段的林分结构调控目标和经营措施。他坚信,我国林业发展的长期任务仍将是扩大森林面积,提高森林质量,增强生态功能,而增强生态功能的要求则会越来越高,这就要面对功能需求来提高森林质量和加强森林管理,走以增强森林和林业的整体功能为导向的多功能林业发展道路。

王彦辉十分注意科研成果的推广应用和政策转化。近年来,他曾向国家林业局建议发展多功能林业并领衔开展“中国多功能林业道路探索”的调研,还参加了国家林业局承接的国家重大课题“我国水安全战略”调研,提出了保障水安全的林业行动需求和建议。国家林业局已专门部署把干旱半干旱地区作为特殊独立板块,量水而行,大力发展节水林业。他提出的有关北方水源区多功能森林管理技术已应用于北京市首个德援森林经营项目中。

累累硕果铸成传奇

总结王彦辉的业绩会使人眼眶在不觉中渐渐湿润。试想一位高产的作家一生能写出多少惊世骇俗的文章呢!而王彦辉一个不善言辞、似乎没有悲情故事的人,他却用自己的人生书写了一个科研工作者的传奇。

他先后主持了包括3个国家自然科学基金重点项目和1个“973”项目在内的各类科研课题近30项,获科技成果5项、专利2项、软件著作权1项。从1982年至今,他发表论文203篇,出版著作18部,以此计算,他平均每年发表6篇多论文、每两年一部专著。

2000年以来,王彦辉主持及参与的科研项目主要有:国家自然科学基金重点项目“干旱半干旱地区森林与水资源的相互影响及合理调控机理”和“干旱缺水区土地覆被变化对区域耗水的影响”及“气候变化背景下黄土高原土地利用影响径流的空间尺度效应”,国家重点基础研究发展规划项目课题“森林植被对坡面水文过程与水量转化的调节机理”,科技部社会公益研究专项“林业生态工程的水资源调节影响监测研究”和“植被建设与水资源相互关系调控决策支持系统”,国家林业局林业公益性行业科研专项经费项目“西北典型区域基于水分管理的森林植被承载力研究”和课题“西北土石山区典型森林植被对水资源形成过程的调控研究”及“森林对PM2.5等颗粒物的调控功能与技术研究”,科技部科技支撑项目专题“六盘山重要水源区水源涵养林构建技术试验示范”,国家林业局重点项目“林业生态环境建设决策支持系统引进”等等,真可谓硕果累累。

王彦辉不仅在本职工作中取得了突出成绩,还担任九三学社海淀区委副主委、海淀区政协常委等多个社会职务。多年来他对参政议政工作倾注了大量精力和时间。在海淀区的参政议政工作中,作为主要执笔人,他先后提出了“关于海淀区农业结构调整的建议”、“关于打造生态型海淀的建议”、“构筑水资源安全体系,保障海淀区社会经济可持续发展”、“充分利用多维信息技术创新美丽海淀建设与管理的建议”等提案和建议。平均每年完成3个党派调研报告,为海淀区的经济社会发展和生态文明建设做出了积极贡献。

他先后荣获省部级科技奖励6次,并被评为“全国野外科技工作先进个人”、“三北防护林体系建设突出贡献者”、“中国水土保持学会先进工作者”、“九三学社全国参政议政工作先进个人”和为海淀区建设做出突出贡献的统一战线先进个人等多项荣誉。

对于成就和荣誉,王彦辉看得很淡。他说,其实,做这些事除了责任感以外,仅仅出于自己对这份科研事业的爱好和兴趣;至于当年为什么没有留在国外而是选择回国发展,他依然平静地说,除了文化上的认同外,仅仅源于当年走出家乡时的那份初衷。

(九三学社海淀区委供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