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

井冈山上红色情—民盟严虹

日期:2014-05-26

民盟盟员 中华英才杂志社专题部主任  严虹


    初识井冈山,源于父亲朗朗上口的毛主席诗句“山下旌旗在望,山头鼓角相闻。敌军围困万千重,我自岿然不动……”。父亲告诉我这首诗叫《西江月•井冈山》。从那时起,我曾千万次地憧憬:井冈山,你这中国革命的摇篮,你这浸透着革命志士鲜血的热土,我何时才能走近你?圆梦的时刻终于来了,当接到海淀区委统战部去井冈山学习的通知,我激动不已。
    五月的井冈山,烟雨绵绵。据当地人介绍,其实井冈山一到夏季就会这样,雨水丰足。烟雾缭绕的连绵山脉,仿佛人间仙境。“结庐在人境,心远地自偏。”人在静处,心自然在远处,情不自禁想起陶渊明的诗句来。
    其实井冈山的美,何止是她的青山瀑布?走进井冈山,凝听她的每一个故事,才真的知道她的美源于她的历史。
    一个故事,讲了80年。
    这是一个红米饭、南瓜汤煮出来的故事,这是一个老红军、小放牛挑出来的故事。那些曾经血染的山峰,那些叫后人激情澎湃的红色情节。井冈山——一座红色的山峰。
    1927年,一股红色的铁流融汇在井冈山,他们在崇山峻岭中徜徉,他们在险径绝壁间寻觅。他们从中找到了一条可上九天揽月、可下五洋捉鳖的胜算之路。一位从长沙城里来的教书先生,把整个罗霄山脉都走遍了,发现以宁冈为中心的罗霄山脉中段,最有利于革命红军的军事割据。于是赣水那边红一角,万丈长缨要把鲲鹏缚。挥手间,发出了举世皆惊的宣言:以农村包围城市,枪杆子里面出政权!一场血雨腥风的历史由此展开。我伫立在黄洋界,依稀听见了当年黄洋界保卫战隆隆的炮火声;我瞻仰着毛泽东旧居,仿佛见到了他与红军战士穿单衣、睡稻草的身影;我静默于井冈山革命先烈纪念塔前,一股缅怀崇敬之情油然而生。
    短暂的学习却深刻的重温了老区故事。临别的那个早晨,当我再次眺望前方的山脉,回望那些逝去的红色岁月,我聆听到了穿越历史的回音。我要把这井冈山的红色情节插上中国梦的翅膀,放飞到我的未来。